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国志

读懂的不是名门之后,而是家国往事

 
 
 

日志

 
 

周海滨:我展示的是百年前的80后  

2011-06-17 17:22:03|  分类: 《我们的父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家国光影
豆瓣评分:7.4分(19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新快报》:以口述史追忆国共两党的鈥湼盖酌氢

http://epaper.xkb.com.cn/index.php?id=131898


以口述史追忆国共两党的“父亲们”
周海滨:我展示的是百年前的80后
  ■新快报记者徐绍娜
  在父亲节来临之际,写史作家周海滨出版于今年初的两本书写一群特殊的父亲——国共两党高级将领的口述史专著——《家国光影》和《我们的父亲》,再次返回到公众的视野并受到了热捧。为此,新快报记者专访了周海滨。
  《家国光影》通过寻找、探访隐藏在北京城宁静小院里的红色后人,由他们提供很多鲜为人知的感慨往事、历史细节以及大量的历史照片。从他们口述中,我们看到那些开国元勋鲜活的身影,重温历史和激荡现实。
  《我们的父亲》则通过采访张治中、杨虎城、蔡廷锴、蒋光鼐、张自忠、李济深、郝梦龄等名将的后人,讲述作为国民党抗日名将的“父亲们”,揭示了那个风云激荡年代的家国命运。
  作者周海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只是在清晰父亲们的形象。在过去的60多年中,这些将领对于不少读者来说还是缺乏细节的名词。”
  作品里贯穿着一个主题:家国
  新快报:在以往的描写国共两党高级将领的作品中,比较少有从“父亲”的角度切入的,您选择这个角度来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周海滨:严格说是从家庭的角度,而家庭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就是“父亲”。当然,这些“父亲”必须有一定的分量,这样的口述对象才有可能挖掘出更大的有价值信息,而这些有分量的父亲,因为在国共两党之中处于高位,所以在公众场合会表现非常谨慎。但是,在家庭生活中他们会表露出真实的情感,甚至更为真实的历史细节。
  我最早采访的是中共开国元勋的后人,比如陈赓之子陈知建、周恩来侄女周秉德、任弼时的三位女儿等,一共16位。采访完他们后,我完成了《家国光影》一书。此后,我萌发了写作一本国民党将领后人的口述作品。除了现在书中涉及的之外,我还采访了张学良的侄女张闾蘅和冯玉祥的后人,因为出版周期的原因,没有收集到《我们的父亲》一书中。

  其实,我的系列口述作品里面都贯穿着一个主题,就是“家国”。在《我们的父亲》一书中表现得更为明显。我受到萧伯纳一句话的启发,他说:“家是世界上唯一隐藏人类缺点与失败的地方,它同时也蕴藏着甜蜜的爱。”
  每一个访谈对象都有一个故事
  新快报:在采访过程中,有什么故事或情景令您感触最深?
  周海滨:2010年9月29日,黄维将军逝世21周年后,他的女儿黄慧南和女婿向我讲述父亲的改造岁月和晚年生活,我们一起听黄维将军在上世纪80年代的对台广播。在这个需要仔细聆听的嗓音中,黄维回顾了作为战犯的27年。
  2009年,北京初秋的一个早晨,我去访问贺龙女儿贺晓明,那天的预定采访时间是9点,8时59分贺晓明手机仍然关机,我很着急,自责前一天晚上没有再给贺晓明电话确认下时间。9点整,我再次尝试拨电话,没想到电话通了,贺晓明说,我已经到一层茶楼了。我虚惊一场。
  2009年冬天,我去访问任弼时的女儿任远志,在我来之前的几个月,她不小心摔了一跤。她对我说,你早几个月来,就好了,因为,很多事情在前几个月还记得,现在都忘记了,我想不起来了。但是任远志忘不了与父亲任弼时相处的4年3个月16天。她15岁第一次见到父亲的情形历历在目,19岁父亲去世时的场景也是记忆犹新。我终于明白了,刻骨铭心的东西想忘记都是忘却不了的。
  新快报:在今天,我们可以借着节日等名义表达对父亲的爱,当时的将领们和儿女之间又是通过怎样的方式来传递感情?有什么例子令您印象深刻?
  周海滨:他们父子或者父女之间传递爱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任远志珍藏的父亲任弼时的来信中,开头都是“远志儿”,结尾则是“吻你”。父爱在信件内容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张自忠之女张廉云记忆深刻的是,父亲说的最多的是“良心”。父亲常说:“要凭良心,凭我的良心,求得良心的安慰。”张廉云说,在山东老家,“对得起良心”是表明心迹、分量很重的常用语。
  “一个人要爱国家,爱百姓,要不爱财,不怕死”,郝梦龄的女儿郝慧英今年已经90岁了,但是在这位父亲最喜爱的大女儿记忆中,父亲的这句话虽历尽70余载,依然字字清晰。
  其实,每一个访谈对象都有一个故事。我属于提供口述资料,不进行价值观判断的那种口述历史作者,但是对材料的真伪我会去查阅档案的。
  我展示的是100年前的80后、90后
  新快报:剖析这一特殊的父辈群体在今天有怎样的意义?
  周海滨:美国前总统林肯曾经说:“我不知道我爷爷是什么样的人,我更关心的是,他的孙子会成为什么样的人。”现在,在当下的中国持这样立场的人越来越多了。可是,中国与美国不一样,美国几乎没有历史,而我们却有沉重而轮回的历史,所以我们向前看的同时要回望,以史为鉴。
  我曾多次说我展示的是一群100年前的“80后”、“90后”的形象。他们生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经历辛亥革命的洗礼或影响,追随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他们把革命作为自己的成人礼和人生信条,因而他们可以称之为革命一代。
  其实理想并不遥远。我们在怀疑当下理想缺少的时候,其实有一群人的“理想记忆”值得去挖掘。就是这些在20世纪上半叶的历史舞台上的年轻身影,他们肩负着唤醒民众、传播真理、奋然革命的责任。如今,他们的面目已不再清晰。当我们停下匆忙的脚步,站在每一个历史拐点的交汇处,去凝神细看1911、1937、1945、1949时,原本以为被历史铭刻的这一代人,需要清晰的还有很多。

 

  评论这张
 
阅读(560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