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国志

读懂的不是名门之后,而是家国往事

 
 
 

日志

 
 

【李济深之女李筱桐】我爸没有清党而是分党  

2010-06-25 19:27:00|  分类: 寻访家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济深之女李筱桐】 - 周海滨 - 家国志
6月25日上午九时,黄埔军校副校长。原国民党高级将领,民革主要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李济深之女李筱桐在北京家中接受访问。  曹海鹏|摄 

 以下是文字部分实录:
       我们家就是信仰三民主义。全是孙中山的像。这是以前我访问的,反正是我父亲救过的人。这些照片,我打算登报。反正我父亲救过的人,他们现在都对我特别好。

 

 总理交代:孩子们的问题由国家和党负责到底

 2002年,我怀念总理的文章,这是原版,送给他们家的人,我会给原版,原版有数的几份。总理是怎么对我的,总理对我们家人后代的事都是有交代的,在他临死以前还是念念不忘。“孩子们的问题由国家和党负责到底。你们都是党的人,是国家的人。”这些都是总理说的。

这是中央台的《协商共和》里面的李济深篇。还有凤凰台的。去年60周年,关于我爸的各个地方台都在采访,我的家人,哥哥姐姐从南边到北边,每个人都接受好几个电视台的采访。

 

 对《建国大业》非常不满意

 这篇文章一个是在民革内部,关于《建国大业》,上至,懂得历史的副主席,我爸在两广还是有些势力,那些领导,80多岁的,就是关于《建国大业》非常不满意。后面,关于415问题,就是清党415,应该谁负责。

415何香凝支持清党。这篇文章是何香凝传里的。何香凝支持清党。以前都是说何香凝是革命的左派。后面附了大量的资料。作为这篇文章的佐证。国民党第二届中央党部组织。主席,委员,委员这么多人,就是决定共产党清党,这不是我爸爸决定的,我爸爸只是候补委员较靠后的一个。现在一说清党,就说是我爸爸。

 现在所有描写革命的电影,都是说我爸清党,但是我爸的主张和蒋介石是完全不同的。清党,不是杀党,是把共产党清出来。无论是农会还是工会,都造成了很多社会治安的问题,你作为这个城市的行政长官,你肯定要在乎社会治安。既然造成社会治安的问题,就把他们清走算了。还给他们路费,给他们工资。这是黄埔代理校长方鼎英的回忆。他没必要拍我爸的马屁。

 

 附录:

方鼎英:黄埔军校清党的始末。

(方鼎英: 一九二七年四月十四日,即黄埔军校宣布清党的先一日,午后三时许,我正在广州入伍生部,国民政府后方留守主任李济琛自沪返穗,专人邀我到河南士敏土厂留守总部去谈话,时在座者有负后方中央党部责任的朱家骅与广州卫戍司令钱大钧二人。一见之下,李即以国民党中央党部的清党电令示阅。我反复阅读,尚未作声,李便很严肃地对我说:「这次清党,关系重大,广州的***大本营,就在你黄埔军校。校长要我问你,军校的***有好多?谁是***?谁是主要负责人?你平日有没有调查过?清党时会不会出乱子?你有没有把握?你能不能负责?」我反问说:「据电台的指示,只是清党,并不是要杀***。是吗?」李答:「是的。」我因表示意见说:「我是教育长兼代校长职务,这个责任应归我负。不过我要声明的是:去年决定北伐时,我鉴于学校内国共两党师生间的暗潮日大,故曾坚求辞职。虽未获允许,但我已一再说明,我只一心办学。因此,我在学校对任何人皆一视同仁,对中共师生亦未曾有所调查。今既清党,我有三点要求:㈠自宣布清党之日起,请给我三天时间,在这三天之内,凡属学员、学生、入伍生所在范围,不论省城、郊区及黄埔海面,都不要派一兵一船前来;㈡三天之后,成立清党委员会,负责办理;㈢请给我一些款子,以便在宣布清党后,准许师生可以请假自由离校,并可预支三个月薪水作川实,有困难者可预支五个月。这是不清自清之法。惟有熊雄主任,谁都知道他是一个公开的***员,他是否为学校***的总负责人,虽不得而知,他是对学校有功绩的。我拟请其远出国门,赴法留学,川资多少,任他需要,不在此限。」李点头沉思,而朱家骅、钱大钧两人则对我瞠目而视。我料知他们的内心是极不谓然的,因再表示我的意见说:「能这样,我保证不出问题,否则请另选高明。」李乃说:「就这样吧。」清党办法就是这样做出了决定。

李济琛同意了我的三条办法之后,我立返入伍生部,电话召集省城方面军校所属各单位负责人前来面商,决定在当晚点名后潜将枪枝的弹药、机子、刺刀等收藏起来,严防火烛,并一律定明晨起床点名时宣布清党命令:三日之内,或自动报名承认,或请假支薪离校,听各人自愿。其余照常上课出操.决不许有任何粗暴行动。然后我即回到校本部作同样的布置,时已深夜十二离了。布置之后,我深夜请熊主任来黄埔海关楼上,告知清党实情,并劝其出国。熊立时很沉痛地对我说:「这次清党,乃蒋的蓄谋,但李实坚决主张的第一人。他自认为是新桂系的首价,为欲巩固其广东地盘,不惜急求清党,好借红帽子以对付能够同他争夺广东政权的唯一政敌汪精卫。蒋亦相互利用,才敢下此决心,甘作中山先生的叛徒,违反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背弃中山先生的遗嘱,竟敢置北伐大敌于不顾,而作出如此自断手足的清党举动来对付异己,破坏国民革命。

熊接着说:他们这种不顾大局,自掘坟墓的勾当,将是白费心机,最为可耻。假设今天与我来谈这清党问题的,不是教育长你,而是李济琛的话,那我就非拼了他不可。钱大钧本是从前与我共同为了反对北洋军阀,亡命日本,卖报纸过苦生活的患难朋友,今亦为虎作伥,我真认错了人,恨不得食其肉而寝其皮。朱家骅乃党棍之流,更不足道。我实不忍见此浩浩荡荡的北伐局面,竟败于此辈丧心病狂的革命贩子手裹。我宁愿将满腔热血洒在黄埔岛上,一泄我誓与此辈不共戴天之恨」。经我一再劝告,他始点首接受我的意见。我乃连问其需用川资若干,他说预计半年生活所需,连同川资以及接济途中所遇难友等等在内,请给一千五百元毫洋足矣,其忠诚老实,临难不苟,即此可见。我当即欣然以港币三千元与之,他坚拒不受。又经我再三劝说,他才接受了二千五百元港币。他又要求三日后才离开黄埔。我说:「全校已做好部署,决定在清晨点名时宣布,务请实时准备出发,我派最快的校长专用小汽艇送你到沙面,去搭外轮转香港,直赴巴黎。」时已快清晨三点,彼此握别,我才就寝。后据报告,他是四时许乘小汽艇离开黄埔的。

 

口述 | 李筱桐

【黄埔军校副校长。原国民党高级将领,民革主要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李济深之女】

撰文 | 周海滨

【口述历史专栏作者,著有《家国光影——12位开国元勋后人讲述往事与现实》(人民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14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