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国志

读懂的不是名门之后,而是家国往事

 
 
 

日志

 
 

说说《电子潮》,想想当年的兄弟  

2007-02-07 14:26:00|  分类: 光阴锐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aiges 看到你回忆电子潮时的文字佷感动,我是周海滨,昨天与你们电子潮的师兄聊起了往事,于是在网上搜,就到了你的博客,感慨万千。
北方竹 很意外,也很激动,没想到周师兄能到我的博客来。还得感谢<<电子潮>>,让我认识了周师兄,认识了那么多的文友,也是我回忆吉大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是我与雍志文联系上的片断。而我们的联系源于他在天涯博客上的一段感情真挚的系列文字:
 
幸运的是《电子潮》那个时候在南区一直有自己的系外采风记者,他们本身都是活跃于校内各种刊物的才子,自然,他们周围爱好文学的人就不会少。四、五两期的我认识的只有周海滨一人。最早认识他是缘于《秋泓》,虽然还在本科的他,那时已经是研究生刊物的主编了,还兼着《吉大研究生报》的副主编,他的文字也散落于校内各种刊物。在后来去南区宣传《电子潮》第六期的时候,有幸和师兄认识,惊讶的是师兄竟读过我的文章,虽然那只是些我在《吉大青年报》做记者时发的一些采访稿而已,但师兄对我的鼓励着实让我欣喜了许久。毕业前,意外的从牡丹园上看到师兄的文字,毕业后先在上海一家大报社工作一年多的他,又回到了北方的天津,做了一家当地报社的中层主管,甚是为他的成功欣慰。师兄的文字,字里行间充满了思考,也锋芒毕露,充满了年轻人的激情与批判,有点余杰的味道。但现实中的他,待人很是诚恳热心,尤其是对校园内从事着文学刊物工作的同伴。第六期的《电子潮》在南区是与《秋泓》同时宣传与发行的,做为同行的他,不但没有排斥,反而给了很多帮助,给在场的所有从事校内文学刊物的学弟学妹,一种感动,一种敬仰。毕竟,那时校内很多活动,各院系之间都有着互相抵触互相竞争的不良风气,做为从北区跑到南区宣传的《电子潮》,很多事情都不是那么容易。

看到他的这段文字,我非常的震惊也很好奇,震惊的是,我当时的举手之劳对他来说印象深刻,好奇的是,我看遍了他的博客文章也找不到我记忆的蛛丝马迹。但是我知道的细节是,那时候在南区,我的确是帮电子潮的兄弟做过些事。
最早接触电子潮,应该是在世纪之交,有一次我看到北区电子工程系在南区贴出来的海报,招系外采风记者,当然学校的这种招聘都是参与者都是义务的凭着热情和爱好去的。于是我就报名了,见到了他们第二期的主编郑凯,是位非常文气的来自商丘的哥们,有一次,他邀请我参加他们的选题会,好像是讨论一个人物访谈的选题。这是我第一次到北区的那座古朴的大楼,不记得是不是理化楼。
以后吴剑锋接任主编,每次新杂志出来以后,他都会找我发杂志,那时候也没有手机,而且都是穷学生,每次他们来南区,我都没有请过他们吃过饭,现在回想起来很是遗憾。
发杂志之前都是先在教学楼里把海报贴出来,发杂志的地点选择在了文苑的五舍和六舍之间,也就是在B、C两个食堂之间,每次发的杂志都被一抢而光,非常受欢迎。记得有一次为了从萃文楼借桌椅,我还与管理员产生了冲突,但是最终还是借出了桌椅。
印象中,每次电子潮每次发杂志的时候都是在阳光明媚的春夏之交,这时候的天气是长春一年中最好的。现在坐在桌前,想起那时的情景,出现的是很蓝很高的天空,然后是温和的风和满校园的花,不说了,越说越痛苦……
今天,看到志文兄弟在我的那篇《秋泓旧事》后面发表的评论,又让我陷入了美好往事的无比向往中。
 
看日期(2004年5月27日)才知道,海滨兄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在吉大呢,只是快要毕业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最早看到海滨兄这些文字,是在咱吉大的牡丹园。当时还是置顶披红的帖子.当时读完,就感触很大,有幸认识海滨兄是我们的机遇.惋惜的是自己与海滨兄的接触却不多,也就依稀记忆中的那一两回.一次是在南区散发<电子潮>第6期的时候,一次是在民主党派楼后面的平房里的2楼上,你在检查<秋泓>的印刷,我在检查<电子潮>的印刷.但就是这仅有的两回当面接触,海滨兄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看到了一个优秀的校园文学圈人.
事实上,与海滨兄的结识,除了<秋泓>,<电子潮>,<研究生报>,还有很多因这些而认识的朋友们.如姐姐吴瑾,好友厉飞等其他人,都不同的角度,给我讲解着海滨兄的事情,所以,虽然大学毕业三年了,却对只见过两次的海滨兄,还是印象深刻。
这次意外看到海滨兄来我的blog,感觉真的很意外和很惊讶,更多的是高兴,这样,我又有机会来欣赏海滨兄的文字,学习海滨兄的blog......
做为曾经的吉大校园文学圈人,我们一起共勉吧......
 
看到兄弟的留言,我很是惋惜,惋惜没有在那个恰当的时候用恰当的方式去好好的相处去交流,透过志文的文字,我知道,他也是性情中人。如今留有遗憾,下回再补吧。
遗憾的何止这些呢,我留有最全的《电子潮》杂志和《求索》,没有想到在一次搬家的过程中散失了,万幸,我还存有最早的文学院的《朔风》杂志、行政学院《行政之光》和研究生院的《秋泓》杂志以及研究生报。我会加倍的珍惜,这是我的财富,在过去的那四年和后来的三年,想我现在留有每天报纸的版样一样去珍惜。
PS.兄弟的留言的留言让我又找到了一位老朋友,也是当年在校报和青年报做的不错的刘萍萍,她在2006-07-26 02:03:00给我在《秋泓旧事》后面的留言我今天才看到,感谢兄弟的留言让我发现了她。
而在前天,研究生会的王宝珍也通过博客加了我的MSN,她开始让我猜,她说与我认识的很多人有交叉,缘分啊。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