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国志

读懂的不是名门之后,而是家国往事

 
 
 

日志

 
 

记录-2007年10月28日-那一日的风景(第四…  

2007-11-03 00:58:00|  分类: 光阴锐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录者:雪城白鸟(某杂志主编) 记录时间:2007-11-03 00:58:58
海滨和小思:佳偶天成(二)

这几天,工作太多,正像海滨感觉到的,好多事情。于他,大婚过后,别的事情,都应该是小事儿。呵。
    我就这样感觉。即使我知道,人这一辈子,大事小事儿,是不会真正一下就完全解决的。
    前天晚上,本来想写出海滨的婚礼第二集,但当晚见了一个女孩,于是,将哥们这事儿给放下了。呵。希望他不要怪我。
    事实上,去见那女孩,和参加过海滨的婚礼有关系的。
    那个女孩,事先没见过的,不过她要请我看话剧,当时就一兴奋:在北京,没准儿还真能和谁发展起一份感情呢!
    不一定是这个女孩,关键,是我的态度。
    回到主题上来。
    公元2007年10月28日,海滨和小思的正日子。
    本来,周末于我,是睡懒觉的日子,但之前一天帮海滨忙活过后,答应了人家要第二天早到帮忙布置,怎能失约?
    第二天,六点半起床(前一晚定的闹钟)。醒来后,见外面天色阴沉,拿出伞来。不为自己用,当做白天下雨的话,接海滨的宾客之用。
    正待出门,自力的电话打来(之前周六,曾与他约好早上我们两个早到帮忙的)。和他说马上出门,之后,一头扎入北京早晨。
    车站,人群中见到自力。他是个靠谱的男人,和我一样,话不多,人本色,我乐于和这样的朋友交往。
    一起坐公交,坐地铁到达朝外的陶然居,海滨的婚宴处。
    以为我们是最早的,但到了之后,发现婚庆公司早已到了,在那里做最后的布置。和他们的负责人张先生聊了一会儿,对方说一切没问题。于是放下心来。
    拉了自力,布置桌子上的杯盘,糖果。正布置间,大黄来了。
    这小子比以前更壮实了,眼神,也比以前有了深刻的内容。北京,就是锻炼人啊。
    他过来后,先是与我寒暄,之后,我拉他帮忙放糖果。
    时近九点半,写礼帐的一个妹妹先到了。是海滨的一个同学,也应是好友。
    大黄迎上去,感觉大黄这点没变,还是对女孩比较亲近。呵。
    没理他,我开始思考下一个问题:要不要准备一些红包袋。之前,曾和海滨聊过,但确实没重视起来,但仪式马上开始,如果没有这个东西,怕一些人的礼金不好处理。
    和自力、大黄打下招呼,我下去买红包。
    一下楼,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外面,已不是我刚从家出来时的阴郁天气,变得响晴无比。呵,真是好兆头。
    所幸,楼下就是一个大超市,买完上来。写礼金册的女孩告诉我一个消息:海滨事先准备的两个金字笔,都不出水了。
    于是,我再下去超市买笔。
    第一次,买回来的是黑笔,是我自己的失误,于是再下去。
    再回来,开始陆续有亲朋宾客上来。
    最早到的,除了一拨海滨的亲戚,就是小东了。
    后来知道,小东自己有了产业,和海滨有莫逆。
    陆续,便是更多亲朋。
    大黄这时开始有点偷懒,继续自己的色狼本色,专心于和来到的年轻女宾客聊天,打招呼,服了他了。
    我和自力,便轮流在电梯口迎接宾客。
    在这家饭店,那天,竟然有二家婚礼,海滨的之外,还有一家。
    但相比较而言,那家只预定了几桌,场面,小气得很。
    接人的时候,幸运地接到了我在长春时,大黄带到紫荆花饭店,我采访过的袁智勇。小伙子一点架子没有,几点三番上下电梯,应该是事情比较多。他掏红包时我看到了,呵,比较多。
    时近十一点,预感宾客差不多了,我找到海滨,问了几个细节问题后,问到最关键的事情:几点开始。
    他说:10点58分。
    我一听,马上要开始了呀!但事实上,宾客,还差将近二桌。看海滨的表情,也是很在意没到的宾客,如果这些人没来,那仪式,不算是完满啊。

后来知道,那些人,是送了红包就走的,或者在电话里和海滨说补齐红包。
    不过,事到如今,必须开始。
    和司仪开始商量并桌,将两边的人向中间的桌子处齐聚。司仪想让前四张桌子的海滨和小思的亲戚也向中间聚,我打断了他:他们的亲戚,坐在哪儿了,就不能动了。因为在第一排,这也是很正常的,四张桌子,坐满了亲戚,也才好看。司仪稍一迟疑,答应了我的想法。
    于是,招呼自力,分工。我招呼左右的人向中间靠,自力招呼右边的向中间靠。
    此时,海滨已和小司进饭店的那个专用化妆间化妆了。
    等了十来分钟,二人出来。
    我和自力,还有大黄,开始分工婚礼地毯两侧的礼花的燃放工作。
    许多海滨或小思的女性朋友不敢放那烟花,我于是拉起几个海滨的同事,呵。十个烟花,每个前面都安置了一个人,包括我。
    万事齐备,叫海滨和小思出来。走红地毯,仪式,正式开始。
    二个人施施然走过来,小思,今天,格外漂亮,比我以往任何一次见到都好看,有片刻,我甚至呆住了。有了一点小自私的想法:未来,我的妻子,我也要打扮得这样好看,呵。
    烟花点燃,彩纸扬起,众从掌声响起,新郎新娘从我身边走过。说实话,那一刻,我有点迷离。
    是周遭环境的感染吧。
    相信,除了海滨的同学和家人,在座的,认识他们最早的,就应该是我了。
    海滨从长春到上海,再到北京,从在北京租房,到如今买房,再成家,全程我是经历,或者了解的。
    今天,看到最好朋友的婚礼一朝成为现实,那一刻,我内心有热血翻涌。
    不为别的,只为人世间又一对佳侣终成而开心。
    二个人到了台上,气氛开始骤热。司仪说实话,不是太称职,实力一般。但是,亏得下面的所有人,很是热闹。
    证婚过后,司仪的几个逗闷子环节里,海滨稍显有一点“木”(呵,你婚礼上,你也紧张,你也木),之后,便是这海滨前一天和我们一起练习过的“致谢”环节。
    我们之前的担忧有点多余,看来忽略了海滨的一句话:我以前给人开会都练出来了,不用怕。
    整个感谢过程,海滨没有落下任何一群。从双方父母,到双方亲友,到领导,到同学朋友。中间,他甚至说了几句我们事先排练中没有的“台词”。
    最感人的环节出现了:海滨拿出了一个像框,那是我见过的,在海滨家墙上放着的,海滨专为小思做的一个“竞报头版”。整整一个版面,摆放了海滨与小思的大幅照片,一首海滨当年写给小思的诗。海滨拿起这张相框,下面,掌声四起。
    而接下来,就在海滨和小思喝完交杯酒,按司仪意思说一下悄悄话后,司仪问台下,“谁听到了他们两个说的是什么?”下面,小东大喊,“我听到了。”
    司仪请小东上台来说他听到的话,小东没犹豫,几步跑上去,“新郎说了,我会爱你一辈子……新娘说,我会给你做饭……。”下面,掌声,口哨声响成一片。
    小东刚下去,海滨在竞报的一个同事又演了一个节目。他们把海滨做的那个相框又拿上了仪式台,逼小思将几年前海滨写给她的那首诗当着大家的面再朗读一遍。
    这不是预先准备好的环节,呵。小思的脸上现出了很兴奋和幸福的表情: “一个精灵可曾在无意间/滑落在画面上瞬间/成了一个亮点/从此目光在这里流连/风景只能在白与黑之间默默的无言……”朗读到此,小思便停下了。
    相对于海滨,我觉得小思对婚礼环节掌控得更理性。包括她自己的那段感言。
    最后,是倒香槟酒和点那个心型的婚礼蜡烛的环节。全场灯光暗下,海滨和小思一起点蜡烛。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在别家婚礼没有感受过的安静。
    我自己当时的感觉很复杂,那种场面,是很暖的,很容易煽情,那时我脑海中闪现的,除了与海滨、小思交往的个个细节,就是未来,自己的婚礼要怎样,自己的房子,爱人如何等等……偷空自私一下,呵。
    仪式结束,酒宴开始。海滨和小思再换过衣服,开始挨桌敬酒,我和自力,大黄,也乐得坐下来,吃一点东西。不过,还是有个担忧:那多准备出来的一桌菜怎么算呢?
    很感谢饭店的王主任,一个干练的女人,过来与我们商量,我和自力确定一个想法:能省就省了。
    王主任一笑,离开去。
    虽然海滨不在意一桌近千块钱,但我想我和自力,大黄,能帮到他一点,就是一点。呵。
    这一步,看来,做对了。
    酒席结束。待大多数人走尽,我和海滨,自力,大黄一起坐车回海滨家。
    路上,我们问海滨是否高兴,他快到十分之一秒显现出来的笑容让我们知道了:这次婚礼,他本身是满意的。
    而我们,也没出什么漏洞,也应该知足。
    到了海滨家,海滨的父母,小思,开始轮番以茶水,水果,香烟招呼我们,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我们闲聊中的一项议程,就是海滨那张“竞报头版”的相框。海滨是做媒体的,我也是,大黄也算半个,这个举措,足以让他们的婚礼成为报纸上的一则新闻。至于名字,就叫《某报社主任以权谋私:报纸头版昭示私人婚礼》。
    闲聊了一会儿,我过去阳台那边和海滨的父母吸烟,聊天。看得出来,海滨的爸爸,也满意了儿子的婚礼。
    再过一会儿,我提议离开。让海滨,小思,他们的父母好好休息,他们要求我们坐下来到晚上,一起吃饭。
    但这不可能是婚礼当天。
    出来后,自力和大黄一起走,我独自回转中关村。
    到达自己的住处,已是傍晚时分。
    刚进房间,海滨的电话打来,说再谢谢我。
    同时,告诉我饭店那边还是没找到我的伞(我早上到的时候,扔在桌上了,过后一忙,就忘了)。
    我说,今天,是你们两个的重要日子,别理会别人,好好地享受就是了。
    这不光是我的祝愿,也应该是到场的所有人的祝愿。


    小后记:

海滨婚礼的第二集,我应该在二天前拿出来。怎奈,一直忙碌。
     昨天和海滨聊,他说,你写了,我就不写了,直接拿过去放我博上就好了。他是看了我第一集才这样说的。我事实上新博客,他一直没见过,也没和他说,他自己找到了。
    这个,必须写的。今天完成了。怎么样,海滨你担待一下了。来北京后,写字的感觉不太好,很一般。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