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国志

读懂的不是名门之后,而是家国往事

 
 
 

日志

 
 

人物系列之二:杜甫的哀思  

2006-08-28 15:26:00|  分类: 人物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已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迷上了古诗,最初我对古诗是缺乏系统认识的,只是漫无边际的凭着感觉去读,后来我才有选择地读一些大诗人的诗。那是因为我《在红楼梦》中看到香菱向黛玉学诗黛玉说得一番话:
  “你且把他(即王维)的五言律诗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了,然后再读一两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之有李清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两百首。”
  我不知道黛玉如何推崇王李杜三人,当时也没有稍加思索,只是依照黛玉的吩咐一路读下来,也许这是对《红楼梦》的信任的缘故吧。
  这样我就逐渐感觉到了三种不同的艺术境界。王维是一具恬静幽远的仙风道骨,每每悠然自得又怡然自娱,恰如苏轼所言“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令人身临其境不能自拔。相比之下,杜甫却只是一个瘦骨嶙峋的糟老头,似乎整天愁眉苦脸佝偻挪动,有时却也一脸凝重似故人将至,但终究改变不了忧国忧民的秉性。李白如其说是诗仙不如说是酒仙,总见他放浪形骸寄情诗酒间,似乎名山大川中总有自得之乐,但眉宇间总有那么一点无法掩饰的忧郁。
  如果说王维是在草木之间归隐以求田园之乐,那么李白则是浪荡江湖中以寻觅山水之乐,而杜甫却是在落魄流离时渴望天下苍生有自得之乐。
  王维是温馨的,我喜欢王维,因为他清新淡远脱避尘嚣;李白是浪漫的,我喜欢李白,因为他放任不羁寄情山水;杜甫是深沉的,我喜欢杜甫,因为他“沉郁顿挫”语重心长。
  那么,我究竟喜欢谁呢?
  扪心自问,一时惘然。
  恍然觉得,我,最喜杜甫!
  因为他的哀思,他的悲己忧人,他的怜事悯物。

  其实,并不是人一生下来就学会愁眉苦脸,杜甫也无异于常人,他一开始是很纯粹的。
  杜甫出生于河南巩县,一个累代书香的官宦世家。他恪守着积代相传的“奉儒守宦”的信念,在衣食无忧的同时,一直追求着“读书破万卷”的文人境界。杜甫的童年是幸福的,没有像白居易欧阳修那样艰难求学,他一心只为做一个满腹经纶的名士,将来为江山社稷尽终效力。后来这种文人心态一直支配着他,为此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但终生不渝。
  年青时代的杜甫与李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杜甫在20岁时就开始了漫游生活,先后南下吴越、流连齐赵、北上燕梁,历时十载有余.在这十年里,杜甫遍游名山大川,把自己的激情和抱负挥洒在山水之间。《望岳》中杜甫写道: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疵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这是诗人游泰山而作。字里行间蕴涵着湿润的理想和抱负,他梦想着有朝一日能“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时的他英雄少年诗名遍天下,自谓离建功立业为期不远了,他还想象不到自己竟能与“有儒愁饿死”的哀号联系在一起。
  可惜的是他生活在那样一个战乱频仍的沧桑年代,他的理想与现实有着深重的隔膜。如果唐代依然在繁荣中发展在文化中繁荣的话,如果唐代的皇帝们为杜甫留下宽广的生存环境的话,那么杜甫也会像李白那样继续寄情山水,然而时代不容选择,杜甫当然不能例外。
  在这十多年的游历中,杜甫一直不能忘怀的是他与李白高适三人结伴同游的欢乐时光。那是天宝三年,三人一起登高怀古,或访道寻幽,或豪饮狩猎,或赋诗论文,可谓其乐融融。天宝五年杜甫与李白分手,从此两人各自浪迹天涯永未重逢,其后数年杜甫时时感怀李白,诗句中饱含着浓浓的相思,久而弥深。

  杜甫做梦也没有想到与李白分手后来到长安面对的是失望与失落。在长安一呆就是十年,这期间他屡试落第悲愤不已,更令杜甫愤怒的是作为主考官的李林甫在试后不录取一人,却上书皇上“野无遗贤”。这使的杜甫“放君尧舜上,在使风俗淳”的政治思想无处施展。伴随着政治上的失意生活上也更加艰难,杜甫此时生活潦倒疾病缠身,“朝叩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饥卧动叩问一句,敞衣何啻联百结“。当幼子饿死在奉先时他只能无可奈何的表示:“四十明朝过,飞腾暮景斜,谁能更拘束,烂醉是生涯。”
  十年的长安困守使杜甫的凌云壮志磨砺了,他无奈地屈从了现实,可是只能作一些悲愤的哀号。这时他的命运在献三大礼赋后有了转机。被授予一个正八品的小官,这是他十年浴血换来的,融入了大量的心智和精力,然而在他即将上任之时却是安禄山叛兵之际,他的仕途仅仅是开始还没有走下去,便又被时局抛入了离乱的旋涡,又不得不携家避难。后来太子李亨在灵武继位,他只身前往,在途中被胡兵抓获,后又侥幸从长安逃脱奔凤翔。在华州过着短暂的安定生活后又奔秦州、同谷,最后在成都修建浣花草堂流寓蜀中。从下面两首诗中可以看出杜甫当时的心情。
  《野望》:西山白雪三城戍,南浦清江万里桥。海内风尘诸弟隔,天涯涕泪一身遥。惟将迟暮供多病,未有涓埃答圣朝.跨马出郊时极目,不堪人事日萧条。
  《登高》: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诗人感怀身世令人声泪俱下,生活穷困潦倒,弟妹辗转离散,国家山河日下。更重要的是,诗人迟暮多病,天涯孑然一身,建功立业已是无望。
  杜甫是一个抱负极大且矢志不渝的人,他曾自比稷契,要效君尧舜。当年长安陷落他不远千里奔赴行走,被胡兵擒获险些丧命;当民生凋敝国事危急时他又求励精图治,结果却被贬出长安,以后再也没回来。
  杜甫就是这样求忠求孝,他从未放弃对唐王朝的信心,他一直支持着唐王朝的改革,可是直到他死去都没有得到回报。

  公元768年,杜甫思乡心切便乘船取道江陵,因道路梗塞,只好漂至公安,后到岳阳,从此过着“饥借家家米,愁征处处杯”的潦倒生活,亲友也瞧不起他,所以有“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的名句传世。于是又漂至潭州,遇叛乱逃亡衡州,这是他生平最后一次逃亡。他本想往彬州投舅父崔伟,但遇汛期涨水,只好搁浅。这时他已经五天粒米未进。县令听说杜甫被大水所困送来酒肉。杜甫便又折回潭州,后又从潭州北归。这年冬天,他病死在由潭州到岳阳的路上,自己的一条破船是最后的归宿,绝笔中叹息“战血流依旧,军声初至今”。
  杜甫一生都在飘零,他是在痛苦和孤独中走完一生的。没有生存的保障,他的肉体是痛苦的;满腹经纶而鸿鹄之志无处施展,他的精神是痛苦的;人海茫茫竟没有识其才略的知己,他是孤独的,他的心里也许只有李白才能领略,这恐怕也是杜甫怀念李白的由于之一吧?
  杜甫用他的诗把我们带进了他的情感世界,那里融入了深沉的忧思。这种忧思不是缠绵的闺怨离愁,也不是万念俱灰的无奈落拓,而是雄浑的、醇厚的,这是一种把个人的情感和感伤国事与黎民百姓联系在一起的博大关怀。
  有人说杜甫的诗温柔醇厚、有人说杜甫的诗凄惨悲凉、有人说杜甫的诗浑涵汪茫包罗万象。这些都是都不是,只有自己真切感受到的杜甫才是真正的杜甫,而自己才有了真正的自我。               2000.10发表于《朔风》第5期、2001年12月《流火》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