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国志

读懂的不是名门之后,而是家国往事

 
 
 

日志

 
 

长春四日流水帐:第一日的乌梅  

2006-05-08 15: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号修整一天后,晚上十点多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3号7点,长春微风轻佛,气候宜人。这个城市的夏天就是这样,让人赏心悦目。
还是轻轨、还是走那条我1998年9月走过的那条小道。不同的是,以前是个村子,现在是阳光城。
走到校门口附近,发现光秃秃的。
以前的各种饭店没有了、老年公寓没有了,路两旁的水果摊没有了,两个报摊没有了,我经常买菜回寝室做火锅的农贸市场也没有了。
我看到一处就回忆我在这个地方的身影,但是看着无影无踪的建筑物,我庆幸当年偷拍了水果贩报摊主的身影。
我曾经熟悉的校园让我这些原本特别熟悉的人越来越陌生了。而这个校园就像一个没有历史的孩子,一直在反复无常。

我是参加伟锋的婚礼来的,像一场梦,我就这样的来到了长春。
10点开始婚礼,我还是先去他的宿舍,我读研期间经常住。婚礼规模很大,因为从学校出发的班车都坐满了,全是同学。
与很多认识的同学打招呼。
我坐到了郭锐的旁边,他是我本科到研究生的同学,而且住在一个寝室。
听他说在省政府帮忙,具体做什么我一直没有弄明白,但我知道他读研期间一直在那,现在读博还是那样。
时间是飞快的,以前看到的是熟悉的面孔,加上以前我在学校忙些杂志报纸,结交甚广。现在物渐不是人渐非,走在路上鲜有熟悉的面孔,突然看到在校报投稿时的郑树柏,却一时想不起他的名字,而在路上我分明看到他眼光一直盯着我,不同的是,他的眼光里多了些不确定。

婚礼上,我先陪伟锋的高中同学学政坐了会,然后去同学那桌敬酒。
最后看到了刘梅,就是我的链接里“做哲学的美女”。见到她,感觉和平时聊天的时候不一样,在东北日久,说话带着东北口音,但不是她自己说的那样不是美女。
她说,看你在那边,我就觉得是你。
我说,这次来确实想和你聊聊。
我给她介绍过朋友认识,也不算是介绍,只是让两个优秀的人相识。
喝酒,我说。去了她那一桌。
聊天,我们一直聊。旁边有几个师弟师妹,他们说,早就知道我了,想认识。
我看着他们,觉得和我当年有着几分的相似。大学就是这样,那里每届都有相同的几类人,然后他们延续着校园的生命力。
人,逐渐走完了,我们还在聊天,直到有人催促。
我们在班车上还是很兴奋的聊着。
后来几天,刘梅来电话联系我聚下,我没有能安排过来,不得不说是个小小的遗憾。

在网上认识的一个网友想见我,回来后,我联系下她,然后在校门口匆匆说了几句话就算了。
我当时决定,以后再也不见他们了。
没有意义!
还是见师妹有意义,我的一些书还放在她那,让她保管了那么久。
然后,我们一路上聊天。
在校外的粥铺,师妹请我吃饭。我说喊上其他师门的人吧。
师妹叫赵俊霞,从外校考过来的,在考研前我把资料和往年考研题目,以及我的考研体会告诉她。后来她得了第一,其实只是她个人努力的结果,本与我无关,但是我看得出她对我心存感激。
其实,她有一点是值得庆幸的,那就是我没有任何目的性的去帮她。
这次的师门吃饭感觉不是很爽,与我毕业的那次一样。尽管那次是我要毕业的人买的酒,尽管这次是我从很远的地方回来。
后来,我和老师说,老师很诧异,连说不对。
没有办法,希望他们能早点成熟些。

饭后,与师妹去她寝室整理书,于是写了那篇《长春,最后一次》。
然后晚上去了佳男那。(详见《雪城白鸟》)
在佳男那的兴奋让我忘却了晚上吃饭时的尴尬。
还有他的热情深深地打动了我。
于是我发现好朋友永远是好朋友,而谈不到一处的人即便有某种纽带联系,但还是彼此不爽。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