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国志

读懂的不是名门之后,而是家国往事

 
 
 

日志

 
 

在那个2003年 我和研报的恋恋四季  

2005-09-25 23:22:00|  分类: 光阴锐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3年,研报5岁,我研一,在这一年的早春,一个在吉大四年的老新生,带着寄托和愿景, 与一份报纸的菁菁年华一起走过他和我的恋曲2003。

我沾着《秋泓》的光而来

    “考上了好,你接着做研报的主编吧,王浩宇明年就毕业了。” 李老师当即给我安排了任务。

   站在2005年的9月来回望2003年,2002年就像一个序曲一样从耳畔想起。在那个3年前的9月,我继续在吉大读国际政治研究生。由于我从大二开始主编《秋泓》,三年间与研究生管理处李保平老师已是师生情深,考上后自然要去李老师那“报到”。“考上了好,你接着做研报的主编吧,王浩宇明年就毕业了。” 李老师当即给我安排了任务。我读本科时,他就提过多次,而且那时我经常与时任研报主编的蒋贤平煮酒论诗,早已是研报圈内人了。
    2002年3月开始,我就在《新文化报》工作,因为家庭条件不好需要挣点钱,但李老师把他的想法告诉我后,我没有犹豫也没有告诉他我现在很为难正在报社上班,既然李老师让我去做这项工作,我确实想不到好的理由推辞。11月,我悄悄辞去工作准备年底接手研报。因为我是直接进《吉大研究生》当主编的,所以李老师特意在南苑五舍C区活动室举行了换届大会,把我在《秋泓》的工作作了介绍,而此前研报的新老交替都是民间进行的。当时的王浩宇主编我并不熟,而副主编李慧娟在《秋泓》上发表过文章,有过一面之缘。在会上,李慧娟向王浩宇耳语:“很有名”,一段时间成了我在内心自我炫耀的资本。
   感谢上届研报的王浩宇们,他们还给了我另外一个对外炫耀的资本:他们已经为我组建了一个美女和才女济济的集体,她们为这份报纸带来了活力,也成就了一次成功的改版。哲社的崔卫琪和文学院的陈静思、吕丁丁、赵英娜以及化学院的陈奇丹,她们工作出色、文笔流畅,对工作的热情和执着至今让我感动。

我们追赶着"非典"奔跑

    "非典"一役,我们明白了新闻永远在现场,而记者的职责是重现真实的现场,你离现场越远新闻自然离你越远。

   从2002年的冬天开始,我就开始领衔出版研报。在这之前我参考了国内外大量的报纸,准备对报纸进行改版。从第一期开始,研报采用国际通行的竖版,标题字体统一采用大标宋,要求每个版面必须有图片支撑。版面的设计也重新做了安排,分为"吉大新闻"、"科技资讯"、"社会科学"和"民间语文"四个版,在一版设置了"忽然一月"、"调查吉大"、"吉大·最前沿"和"吉大·鲜资讯"等栏目。改版后的报纸在吉大校园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作为研报的记者和编辑一时也是风光无比,但是在光环的背后我们克服了辛苦和不便。
   《吉大研究生》是在南岭的一个印刷厂印刷的,那时厂房还在地下室里,一进门就能闻见刺鼻的汽油费,卫生环境也很差,更可恶的是组版员目中无人,对学生不搭理。每次排版我们八点就要到了,往往是从早上八点一直排到下午,一天三顿饭也就压缩成一顿,但大家谁有怨言一直坚持着。更可贵的是,在"非典"时期,研报没有因为疫情而漏出一期,大家执着的坚持着。为配合研究生院宣传,我们对"非典"进行了全面的报道,记者甚至深入采访,写出《"非典"感染不了我们》等系列报道。在很多人想办法逃回家,对南五有"非典"(实际上那名感染的女研究生一直住在家里,南五的宿舍一直没来住)敬而远之的时候,我们坚守了岗位。"非典"一役,我们明白了新闻永远在现场,而记者的职责是重现真实的现场,你离现场越远新闻自然离你越远。
   2003年5月,为庆祝《吉大研究生》创办五周年,研报策划了"寻找《吉大研究生》五年见证人"和"创建研究生报林"等活动。研究生管理处的于洪波处长还为《吉大研究生》五周年写了题为《百尺竿头 更进一步》的贺词,对研报的工作给予了肯定。因为那时正是‘非典"横行的时候,没办法组织晚会等大规模的活动,后来,李老师在调离吉大前与我的最后的一次聊天中不无遗憾的说:“都是非典闹的,真该好好庆祝一下的。”

我带着对研报的羡慕离开

    当时研管处的王利锋副处长和于爱国科长是这次改革的倡议人和推动者,王利锋副处长提出了许多具体的设想,甚至策划了具体的版面,把研报拓展到所有校区也得到落实。

在这年的夏天,李保平老师调离吉大后,研究生管理处孙纯良副处长对研报进行宏观管理,他提出:“研究生报一定要多报道研究生院"的办报理念,要求研报成为研究生院与广大研究生沟通的桥梁。”在这期间,研报推出了系列专访:吉林大学副校长兼研究生院院长裘式纶教授,哲学社会学院孙正聿教授,当代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刘德斌教授,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都接受了研报的专访。可以说,2003年的下半年的研报继续在平稳的发展着,但一场悄悄的变革已经在酝酿中。
2004年初,在研究生院的大力支持下,研报再次进行了改版。这次改版规模空前,由原来的四个版面扩充到八个版面,发行量也跃居1万份,涵盖新闻、就业、学术、读书、科技和文化等领域。当时研管处的王利锋副处长和于爱国科长是这次改革的倡议人和推动者,王利锋副处长提出了许多具体的设想,甚至策划了具体的版面,把研报拓展到所有校区也得到落实。于爱国科长则对研究生报的稿件严格把关,在研报重大活动安排和具体版面安排上给予了大力的支持。
而这次大规模的改扩版,主编梁伟锋功不可没,他想法多,组织能力强,是个合适的主编人选,因为他的出色工作,王利锋处长对他非常满意。在王处长的大力支持下,研报的办报条件大为改善,现在已有自己的办公室,而且人员阵容强大,让我们这些老研报人好生羡慕。

我们持着研报人的标签前行

    我和她电话聊起研报的往事,谈起与陈静思、吕丁丁、赵英娜、梁伟锋等研报人在一起奋斗的日子,心中充满了对研报生活的向往,恨不得重回学校重进研报。

    2003年冬天来得很早。那天,我在网上闲逛,看到上海《东方早报》的招聘信息就投了简历,无意去上班的我接到他们的来电,让我元旦后去上班。面对这样一个奉行“影响力至上”、面向白领群体的大报,我很珍惜这一难得的机会,无奈之下只好离开研报,把工作移交给梁伟锋同学。
    虽然我不在研报工作了,但我在沪、津工作期间仍然对研报的工作没有忘怀,梁主编每有大事就向我征询意见、商量版面,仍把我还当作研究生报的一员。2004年9月25日,梁主编要带领一批研究生去宁波参加招聘会,临行前不想耽误报纸的出版,于是命我回去帮他出一期报纸。我当时接到电话毫不犹豫的应允了,谁让我是研报人呢,同时,我也非常自豪能最后为研报出一期报纸。今年8月,龙翔、伟锋和兆亮来京参加研究生会议,我们又一次非常开心的聚在一起,虽然只有短短两天,但是作为研报人的共同情趣至今念念不忘。
    在上海的副主编崔卫琪也对研报同仁难以忘怀。2004年国庆前,她和我电话聊起研报的往事,谈起与陈静思、吕丁丁、赵英娜、梁伟锋等研报人在一起奋斗的日子,心中充满了对研报生活的向往,恨不得重回学校重进研报。2003年冬,负责"民间语文"的编辑吕丁丁出版了新书《颜色醒了》,研报人获赠丁丁大作后想着怎样给这本书 “炒作”,于是大家帮着联系杂志社、报社,研报人之间的友情超出了报纸和院系的界限,大家共同享受着作为研报人的温暖。                     2005年9月25日于北京朝阳区惠通时代广场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