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国志

读懂的不是名门之后,而是家国往事

 
 
 

日志

 
 

人物系列之五:雕塑下的阴影  

2005-11-30 16: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系列之五:雕塑下的阴影 - 周海滨 - 家国志
 
当我刚刚对艺术有点入门,正在打算创作我的真正的艺术作品的时候,我却要死了
                                                        ——米开朗基罗
 
一片低缓而又枯萎的丘陵绵延地伸向远方,杉树在这片丘陵上索然无味地成长着,不远处银光闪闪的橄榄林附和着,一阵凉风吹来,像地中海的海面一样波涛汹涌。最惹眼的要论那些哥特式的尖顶建筑了!让人感觉要飞行起来,可它下面还拖着阴暗而森严的宫殿,一看就知道这些是从古典主义中剥离出来的,但仍宏伟气派。
这就是米开朗基罗在诗稿里描绘出的佛罗伦萨。中世纪时的佛罗伦萨是意大利中部的一个共和国,后来逐渐为几个开明的艺术家族轮流执政。文艺复兴的浪潮最先在佛罗伦萨掀起,一些伟大的人物在这里诞生了:文学家但丁、彼特拉克、薄伽丘和美术家乔托以及达芬奇、马基雅维利、拉斐尔等都是佛罗伦萨在文艺复兴初期和中期贡献出来的伟大人物中的杰出代表。佛罗伦萨就像欧洲的一颗璀璨的明珠,一个令人神往的艺术之邦。那里的人对宗教和社会有着极端的狂热,对高雅的推崇和对教皇的膜拜是人们信仰的一部分,艺术则是人们对自由的追求和一种释放方式,而创造艺术的艺术家则是他们崇拜的对象,因而他们迷恋达芬奇式的人物,尽管他们自己是柏拉图式的。

米开朗基罗比他同时代的艺术巨擎达芬奇小23岁,比“画圣”拉斐尔大8岁。三位巨人的联手把文艺复兴推向了颠峰,而在艺术上他们三人都独辟蹊径。达芬奇可谓才华横溢博大精深,似乎是深不可测的峡谷。他对人物内心世界的体察细致贴切,人物的表情和动作浑然天成。拉斐尔以圣母玛利亚的形象成为画坛的一代宗师。圣母的秀美典雅和清朗和谐,既具有希腊艺术的古典美又有威尼斯画面的色彩感。相比之下,米开朗基罗给意大利的艺术赋予了新的感受,他的作品激情呼之欲出,有着强烈的雕塑感和气吞山河的气魄。
米开朗基罗是一个爱国者,他的艺术赋予人们争取自由独立的信心。他创作的巨型雕塑《大卫》一改过去瘦小体弱的形象,使大卫成为一个年轻战士。因为那时的佛罗伦萨饱受侵略战祸和沉重的压榨之苦,人们需要伟大的艺术来激励,所以米开朗基罗创造了这尊高5.5米的裸体英雄形象。大卫脸朝左倾,怒视前方,左手紧握着武器,右手紧握,仿佛置生死于度外,以给敌人致命的一击。
《大卫》被誉为“保卫祖国的市民英雄”,市民为它的安放地点展开讨论。最后依照米开朗基罗本人的意见,将它安放在佛罗伦萨市政厅门前。是年,米开朗基罗29岁。

罗曼罗兰说,巨人“并非以思想或强力称雄的人,而只是靠心灵而伟大的人”。
米开朗基罗凭着天才般的智慧和超乎常人的努力成就了艺术上的伟大,而在人格上他同样是伟大的,他饱受着精神的煎熬和悲惨命运的折磨。贫穷和疾病侵袭着他那看似脆弱的灵魂,但是他的毅力超于常人,也因毅力而成就了伟大。诚如罗曼罗兰所推崇的那样:伟大人物首先有着伟大的人格,然后才有了伟大的人、伟大的艺术家。
在佛罗伦萨,中世纪的天空中充斥着最美的血腥,而在文艺复兴时则对艺术有着狂热般的挚诚。在那里自由与专制像阳天和晴天那样可以融洽地和平共处。在这个热烈和灵气共存的城市里,米开朗基罗吸取了这里的灵性并融入了这片狂热里。比如他对家族就有着一种宗教般的狂热的爱。他爱他的父亲,自从六岁时母亲去世后,他就依靠着父亲。但是他的弟弟们却不爱他,并且对父亲有虐待的迹象,这使他恼怒,可是无济于事。父亲死后,他异常地气怒,由于失去了精神的寄托,他变得无可奈何了。于是孤独爬上了他的心头。

他几乎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往往把自己锁在工作室里几年,任何人都无法接近他。他痛恨着别人又被人痛恨着,他与外界有着一个无法解开的结。人们惊叹着他的艺术天才。即便是爱情也无法靠近,他的天才光芒使他的爱情愈来愈远,只有纯洁的友谊支撑着他,那是几位美丽的女子纯粹的感情。他的孤独的心灵使爱情离他而去,或许爱情的亲切感无法由他的孤独感里酝酿出来。
米开朗基罗对爱情的信仰绝对是柏拉图式的,他对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狂热而挚诚的。他对加伐丽丽美貌的崇拜,并为她做了他一生唯一的一副画像,因为他痛恨为人作画像,除非这人是美丽无比的时候。他做了热情洋溢的表白,写了大量的十四行诗,把她的形象融入到壁画里面。他在给加伐丽丽的第一封信里说:“我应见你,我从未如爱你一般的爱过别人,我从没有如希冀你的友谊一般希冀别人……我请你在我可以为你效劳的时候驱使我,我永远为你驱使。”
加伐丽丽对米开朗基罗炙热的感情无法接受,她只能平静地保持着最初的感动。也许一个天才和伟人突然出现并接近她时,她无法坦然面对,她崇拜米开朗基罗的艺术,而对他只是保持着纯真的感情,而且从一而终直到米开朗基罗的去世。在米开朗基罗心力交瘁的年代里,她就是用这种感情抚慰着他的伤口,她说他是一个孤独地迷失在世界上的老孩子。

在佛罗伦萨的一个美术馆里收藏着米开朗基罗的《胜利者》雕像。一个浑身充满力量的裸体青年,高昂地站立在白色的基石上。他的膝盖下有一个象征邪恶的魔鬼形象,而胜利者的手紧握或拳头正要砸向脚下的异类。正在这一瞬间,他停住了。犹豫而怜悯的目光投向了远方。
人们认为这是英雄的惶惑之处,一个折了翅翼的胜利之神,这是米开朗基罗一生的真实写照。他原本要为艺术而胜利而全力以赴的,他却被征服了,就像一幕经典的哈姆雷特式的悲剧。

确实,他变得怯懦了。他对于教皇的出尔反尔痛恨万分,但在于勒二世面前还要表现出恭敬。他对自己的作品不满意,对任何工作都要亲自负责,繁重的工作夺走了他的健康,但出乎意料的结果使他恨闷万分。更令他痛苦的是在暮年时他一生凝聚的作品在一件件地毁掉,这时他发现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
1545年,米开朗基罗去世了。他困惑痛苦的目光凝固了,他的身体因为劳累过度而弯曲,由于积年累月给别人制作天棚上的装饰画,他的腹部凸起,像一把拉满的弓。

当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文艺复兴已经收敛了黯淡了。他没有为自己叹息什么,尽管他一生中都在希望却没有获得的爱情,他创造的艺术在不断地毁灭并化为灰烬。他所爱的几个人一个个地逝去了,留下了他孤独的身影。

罗曼罗兰说:“这便是世界的战胜者之一。我们,享受着他的天才的结晶品时,和享受着祖先的功绩一般,再也想不起他所流的鲜血。”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